黑汰

畫圖爛,寫文爛。
懶癌末期,尷尬癌末期。

等待

*奈布视角
*学园PA
*双向暗恋
*严重OOC
*小学生文笔
*初次写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1)


我是奈布.萨贝达,今年高二,正在追一位比我大一届的学姐;这位学姐的名字叫做玛尔塔.贝坦菲尔,在我们学校是一位出色的学生,不但成绩优异,在体育方面成绩也非常好,外表更是一笑倾城,只不过个性上就比较耿直些了。

「不好意思,请帮我叫一下玛尔塔学姐,谢谢。」我平常都会在玛尔塔的教室门口等她下课。
「嗨,你今天怎么又来等我啦?不是说在校门口等就好了吗?」玛尔塔与我并肩行走着,并说着因为容易误会而提议的话题,虽然我是没怎么在意那些流言蜚语。「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。」毕竟这样就不会有男生靠近她了。


——隔天早上。

「早安,玛尔塔。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不过眼前的那人好像没什么反应,于是我再次开口「玛尔塔?」
对方回过头来貌似不怎么开心。「原来是奈布啊⋯⋯我们的传闻好像传进我父母耳里了,他们要我目前专心读书,要我大学在谈恋爱,虽然我们根本就没交往就是了。」
原来是家里的事情,不过怎么看起来好像睡眠不足的样子?「那你的样子怎么会这么难看?」
玛尔塔愣了愣,从书包里拿出镜子,看了一下自己的面容,便叹了口气「我父母念的可能有些过了头,晚上没睡好,早上醒来时也还在念,奈布你还是别跟我走太近的好。」
看着玛尔塔无奈的笑容我决定有些难受,不过为了她着想,等到她高中毕业我还是别太频繁的出现在她身边的好。「好吧。不过考试别太操自己。」
在这段期间我们也走到学校了,她开了口「我不是小孩子了,可以照顾自己了,那⋯⋯再见。」玛尔塔挥了挥手,就好像永远不会再见面。
「再见。」之后我们除了偶尔遇到会稍微打声招呼之外机会再也没说过话了。

(2)


到了她毕业的那天。
他为她别上花,她给了他一颗钮扣,他给了她一个护身符。着两样东西都有纸条。
钮扣「我等你。」
护身符「我会一直在妳身边守护你。」
没有对话,直到这天结束。之后他也毕业了,他去读了跟她一样的大学,并找到了她。

(3)


「玛尔塔.贝坦菲尔。」他握着当时的钮扣,对方愣了一下,转过身并且笑着说「我等你很久了,奈布.萨贝尔。」她也一直将当时的护身符带在身上。